欢迎登录中国政法大学安徽校友网!   联系我们 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   看不清? 注册 忘记密码

《无罪贪官》:开拓类型化小说的现实伦理叙事

更新时间:2014-06-19 18:44:28点击次数:1762次字号:T|T

《无罪贪官》:开拓类型化小说的现实伦理叙事

  犯罪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,已经具备相当成熟的叙事范式,在类型化小说中占有重要的地位。但我们也不难看到,许多此类的小说过分倚重结构,在悬念和迷雾上下功夫,而忽视了小说的一些本质性的血肉。这样的作品,可以满足阅读的好奇心,有着一定的市场召唤力,但却离小说越来越远了。是的,许多类型化小说就是如此,可以快读,可以让我们在一路狂奔中呼吸加快心惊肉跳,但耐不住细读精读,沦为纯粹的无太多营养的快餐。类型化这样的独特性,有时确实限制或抽空了小说的许多品质。何家弘显然意识到了这样的态势,并以自己的方式改变着。在创作中,他有效汲取了犯罪推理小说的精华元素,以悬疑提升阅读期待,以推理助长快感。与此同时,他以平实而清透的语言,充分调动自己多方面的知识储备和生活体验,在类型化叙事中注入更多的生活质感,以强化智性推理与感性生活的互动性。这在《无罪贪官》中得到了充分体现,也让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小说,成为类型化小说中的小说。   

  《无罪贪官》的主体是律师洪钧调查一起诡异的案件,以其过人的推理能力为我们解开一个个谜团,还原事实的真相。这其中,有两点值得我们多加关注,这就是何家弘对于法律知识的巧妙运用和日常生活的诚实书写。因为这两点的支撑,何家弘设置的悬念以及结构的推理,达到了想像与生活的高度融合。无论是知识积累还是人生体验,从根本而言,都是生活。没有对生活的深度参与,没有对生活的敏感体察,没有对生活的极度尊重,而过于指望凭空想像,难以写出好的小说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何家弘是在以写作的方式还原生活的某些特质,显现生活某些潜在性的可能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并没有太多感觉到洪钧是在破案,而是为我们切开了一个个生活的层面,走近一个个鲜活的人物。这些人物不再是我们观看的风景,而就生活在我们身边。尤其是对那些迷失的商人和贪念丛生的官员,何家弘并没有概念化地叙说,也不做高位式的道德或法律审判,而是任由他们的欲望骚涌,让他们的人性毫无保留地呈现。这样一来,《无罪贪官》又进一步回到了人的本身,回到了生活的本真现场。  

  我们可以说《无罪贪官》是部生活力很强的小说,处处散发着浓郁的现实性气息。从叙事的大骨架上看,《无罪贪官》有着犯罪推理小说和官场小说的标志性脉络。与众不同的是,何家弘并没有一味地追逐阴暗污浊或不切实际的理想,而赋予其稠密的生活质地,让作品始终在生活的丛林中行走。一桩神秘的案件水落石出,但诸多肮脏之人并没有如我们所愿地受到法律的制裁,反而是以各种方式巧妙逃离。“坏人最终没有好下场”的叙事模式,被何家弘一掌击碎,原本坚挺的法律一下子虚弱了,这自然不符合我们的道德风向,也无法应和宣传需要,但又是现实生活最为原生态的体现。这让我们感受到何家弘对于生活的忠诚,以及不向俗事妥协的勇气。  

  《无罪贪官》是在实践推理破案与常态生活、精神写作与理想现实的多种可能,而何家弘把书写者、生活者和思考者集于一身,尤其是不忘他生活中的法学研究者和律师这样的角色。《无罪贪官》的推理破案是书写主线,但思索如何走出反腐困境是精神主线,这也让小说的叙事更为饱满。之于叙述而言,何家弘没有照搬善恶归位的老套路,也没有只是描述而不为陷于困境中的人们指引方向,而是以“大赦贪官”的理念建立起“理想国”。这让《无罪贪官》的叙事更显特别,并极大地增强了其艺术审美力。与此同时,在现实生活中,何家弘也在竭力张扬“大赦贪官”的理念,试图让反腐走出迷阵。我们或许无法预知这样的理念能否成为现实,但我们可以品味到这种理念背后何家弘对于人性、权力体制和法律的体悟与参透。  

  (《无罪贪官》,何家弘著,群众出版社出版。)

(编辑:admin)
0 条评论
不想登录?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。